不要被唬住了,你其实早就懂区块链与元宇宙

很多时候,新名词的出现,容易激起市场讨论,如果再加上资本大鰐或特定媒体,趁势放话,那自然就让某些可能不怎麽新鲜的事,突然如有神助,从舆论到风投,纷纷以「划时代」,「改变世界」,「XX革命」等充满激昂情绪的字眼追捧之。

诚然,我不否认在人类科技发展的过程中,确实有诸多刚开始让人眼睛一亮的概念,尔後也逐渐成为当代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发明,但同时必定会存在的,更多是跟风与胡扯,造神和收信众,当信众收的够多了,俨然也成为一家之言,我在另一篇文章〈为什麽我喜欢听演讲,但不太欣赏「专业演讲者」? 〉有稍稍说明了这个有趣的现象。

别以为只有江湖术士会编瞎话忽悠信众,那些大名鼎鼎的专业机构,有时候也很会鬼扯和带风向。高盛(Goldman Sachs)够权威了吧?当年(2000年左右)一手创造「金砖四国」神话,好让自己承销那些国债与其相关的资产,高盛分析师们透过特定操作和媒体渲染,10年内大赚特赚。

但让我们看一下2012年之後的情景:中国经济成长不断下修(还有恒大危机)、印度主权债券爆发危机且国家信评被调降、巴西几乎零成长且社会纷乱、俄罗斯货币重贬股市重挫……金砖光环,今安在哉?於是乎,高盛又创了所谓「金钻11国」,让我们继续看下去。

区块链技术,你我早就接触过?

回到正题,要谈元宇宙,我们先来说说他的底层依据——区块链科技好了。关於区块链与各类罄竹难书的「代币」和项目们,各个自诩「大师」和「专家」的人想必都已言之凿凿,网路上的懒人包,和那些花俏的名词,大家可以动手搜寻一下,不会很难理解。不过,在我看来,有一个早就普及应用的东西,但凡1990年以前出生的人,多多少少都有用过。

遥想仍在中华电信拨接上网,系统还是Windows 95/98的年代,想从网路上下载电影和游戏,应该都使用过「BT下载」或也称「种子下载」,这在当今的影音串流平台(如Netflix)兴起之前,很多人都接触过的下载渠道(搞不好现在还是很多人在用)。

所谓的BT,全名是BitTorrent,由布拉姆.科恩创造,改良以往由中心化伺服器提供档案下载的方式,而是改由所有在网路上的用户,都可以提供自己的空间来存放,当有新用户想要下载时,便可以从不同的旧用户那边,下载到完整的档案。

举例来说,一部120分钟的电影,传统上想下载,必须连上特定的网域/伺服器,下载期间连线不能中断,而且往往因为单一来源有盗版嫌疑而被下架。但在BT的架构下,120分钟的电影可能同时存在於多个用户的硬碟中,当新用户H想要下载这部电影的时候,透过网路的连线,A用户提供了前30分钟的影片档,B用户提供中间60分钟,C用户再提供剩下的30分钟,如此,从多个来源,H终究也取得了完整120分钟的影片,且由於来源是分散式的,你也很难去追溯ABC三人的盗版责任。

点对点(P2P)、分散式系统、网路串连、资料共享与价值交换、去中心化……怎麽样?这不就是区块链吗?但别忘了,这套BT(後来可能还有其他改良版本和更新的名字),可是在中华电信拨接网路时代就在用了,平凡无奇,又广为人知,到底,有啥好「创新」与「颠覆」的?充其量,就是创造了「区块链」的新词汇,以及延伸到更多商用领域(这点倒是值得鼓励啦),不断造神与收信众而已。

元宇宙其实是VR/AR/MR的重新包装?

至於元宇宙,那就更妙了,你若仔细研究一下目前的主流论述和分析,也不难发现,他就是把已经发展了十几年的VR(虚拟实境),AR(扩增实境),和MR(混合实境)重包装一次,然後看要不要包装得更高端一些,东拉西扯什麽人工智能,大数据,物联网,区块链,越让你雾里看花,就显得他越高级,越尖端。

诚然,我也承认我并非技术方面的专家,而我很肯定市场上70%在这个领域大吹特吹的「专家」们也绝对没有足够的专业。在元宇宙的概念之下,想当然会发展出不少有趣,好玩,且改变生活的应用,但本质上他也不是一个多新的东西,艺文界老早就有的线上展厅(online viewing room, OVR),和这几年房仲业者推出的线上看房,都已经融入相关的概念,予以具体实践在商业模式上。

元宇宙想促成的,其实不外乎是更深层次的「沈浸式体验」。这方面,早在1999年的电影「骇客任务」中,就描述得淋漓尽致。我想当代高唱元宇宙概念的各路英雄豪杰与江湖术士们,理想中的「未来」应该不光只是带个VR眼镜,玩玩宝可梦,和线上看看展览而已,而是要如同骇客任务的场景一样,人人都可以「活」在那个虚拟又美好的世界,食衣住行育乐,消费,社交,乃至结婚生子,都可以用数据、区块链或其他的技术,充分替代现实生活。

对呀,现实生活确实有满多糟心事的,如果能有一个这麽棒的虚拟世界,沈浸式体验这麽完美,交易可以完全去中心化,人人平等,想要的一切都可以被创造出来,那干嘛不在这个世界就好了,这不就是元宇宙集大成後,可以打造的梦想之地吗?

骇客任务是一部很值得思考的电影,他一方面早在20年前就描绘了「元宇宙」的雏形,一方面,却也让我们反思科技。剧中有一幕让我印象最深刻,那就是当先知拿出一红一蓝的药丸,问基努李维,吃下蓝药丸,你可以继续在许你的世界中,享受你本来的平凡(或美好)生活,但吃下红药丸,你会看到丑陋的真相,那现实世界中的肮脏与令人难以忍受的一切,主角选择了红药丸,选择了面对真实,然後才有了骇客任务三部曲。

我常想,如果是我,我应该也还是会选择红药丸吧。我当然也喜欢虚拟的美好,但终究,我还是希望面对现实的残酷,就像我会喜欢玩电脑游戏,但我可不想完全活在游戏之中。在人类这个物种的DNA里,我相信有一股力量,冥冥中让我们有对「真」与「假」的执着,真的他就是假不了,假的的真不了。

世界终究以实体为主,虚拟为辅

我们可以用虚拟的工具(或你要称世界也行),去辅助真实的世界,例如电子支付,电商购物,线上工作,沈浸式的娱乐与休闲,让真实世界变得更便利与稍微更好一些。但你要说虚拟可以取代现实,人人以後都「只」生活在元宇宙之中,还真有点违反人性。

举例来说,疫情期间,五月天举办线上演唱会,吸引号称缔造了4千多万人次的「观赏纪录」,虽然赔本,但不啻为一成功的线上营销活动。对於五月天的乐迷来说,第一次参与这样的虚拟演唱会可能很有趣,毕竟为了支持偶像,在绝对的权威面前,思考与判断能力是会大幅下降的。

但坦白说,我相信你去问任何一位粉丝,如果同时有现场的演场会,可以亲眼看到偶像的时候,你还会去参与「线上」「虚拟」的场次吗?我想多半不会,哪怕「沈浸式」多逼真,在心底深处你终究明白:真的他就是永远也假不了,这是人的本性。我在另一篇文章[〈时过境迁後,NFT将会在何处?〉][3]中,也以NFT做比喻,解释了艺术品,艺术市场的价值,在很长一段时间,仍会是实体为主,虚拟与虚拟应用为辅,相辅相成,而非如「专家」们所宣称,元宇宙与NFT将取代一切。

如果你是骇客任务中的主角Neo,你会选红色药丸,还是蓝色药丸呢?

责任编辑:吴佩臻、陈建钧

《数位时代》长期徵稿,针对时事科技议题,需要您的独特观点,欢迎各类专业人士来稿一起交流。投稿请寄edit@bnext.com.tw,文长至少800字,请附上个人100字内简介,文章若采用将经编辑润饰,如需改标会与您讨论。

(观点文章呈现多元意见,不代表《数位时代》的立场)

九良良岛上单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