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乌地阿拉伯发展AI国家队,

沙乌地阿拉伯试图发展AI国家队,要能独立自主,成为阿拉伯世界的AI火车头,不受制於美国或中国。但现实上,这支国家队的成败却仍取决於美中冲突的情势。

撰文|谢达文

来源:MotionElements

斥资1亿2千万美金,购买3000枚最顶尖的H100图形处理器 (GPU)──根据外界估计,这就是今年沙乌地阿拉伯政府与晶片设计龙头辉达 (Nvidia) 的交易内容 (Murgia et al., 2023)。

王国的政府之所以要购买这些晶片,是为了打造AI的国家队。这支国家队的根据地并非该国繁华的首都利雅德 (Riyadh),而是位於滨海的小城图沃 (Thuwal),设在成立刚满14年的阿布都拉国王科技大学 (King Abdullah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, KAUST)。

这所新大学原先设立的使命就是引领沙乌地王国的科技发展。为此,当年政府砸下重金成立这所大学,光是校园便占地3,600公顷,比32个台湾大学校总区加起来还大,甚至设有专属的高尔夫球场。也正是为了吸引国际人才,KAUST的官方语言是英语而非阿拉伯文,更是王国第一座同时招收男女的大学,在该国权力极大的宗教警察并不会进入校园巡逻,女性在校内也可以不必戴上面纱。

以国家的力量协助大学购置GPU,反映政府对KAUST寄予厚望,具体而言,政府的短期目标是希望能建置自己的大型语言模型,成为阿拉伯世界的ChatGPT,并且发展出专属该国的超级电脑Shaheen III──除了直接藉此获利之外,沙国也显然希望能够成为阿拉伯世界的AI强权,并且在AI的发展中成为一股独立自主的力量,不必仰赖美、中等强权 (Kerr et al., 2023)。

不过,自主终究是长期的愿景。沙国这支AI国家队到目前为止的发展,仍然深受美中两国之间角力的影响,既带来机会,也造成限制。

沙乌地国家队上的中国外援

若要发展AI或其他高科技产业,钱对於沙乌地阿拉伯而言从来都不是阻碍。沙乌地王国长年都非常富裕,俄国侵略乌克兰以来能源价格飙升,更是让沙国赚进不少现金。在这个背景下,该国的主权基金PIF不仅是全球第六大,且与其他国家的主权基金不同,还主攻国内市场,可以用於培植沙国自己的产业──多数国家主权基金的目标在於贡献国家财务,因此主要都投资海外的债务与建设,但在王储沙尔曼(Mohammed bin Salman,媒体上通常简称MBS)的新经营方针下,沙国主权基金的投资标的多数在王国之内,目标是希望能在国内培植多元的产业,避免仅依赖石化工业。根据统计,沙国主权基金有79%投资国内,远高於新加坡的27%、阿联酋的23%、纽西兰的20%,遑论瑞典、韩国的0% (Hay and Kwok, 2023)。

但是,人才与相应的技术并非有钱就能买到,尤其人才经常会待在对他们生涯最有帮助的地方,而要建立起能满足这些人才的产业生态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对此,美中冲突对沙乌地阿拉伯反倒是一大利多。这是因为,许多刚受训完成的中国学生或博士後研究人员,本来都希望去国外闯荡,而他们的第一志愿几乎都是美国矽谷。可是,在美中冲突下,美国基於科技发展和国家安全的考量,大幅限缩中国人在美国科技业就职的机会,尤其如果这些人是毕业於美国政府所特别指名的几间中国大学,更可以说等於被全面封杀。这使得这些专业人员必须另觅出路,而在这个背景下,KAUST才成为一个重要的选项。

在此一基础上,KAUST又进一步向更多中国的大学展开合作,取得技术面的奥援。就AI而言,最为重要的就是与深圳中大(香港中文大学与深圳大学的合作)共同发展大型语言模型──正是因为有许多中国人才参与,这个大型语言模型除了使用英语和阿拉伯文之外,也会纳入中文。除此之外,KAUST的校长也正在积极与深圳地区其他大学洽谈合作。

值得补充的是,KAUST在2018年就职的现任校长来自香港,是数学家陈繁昌,先前曾经在香港科技大学担任校长长达十年,在中国、香港高教界有其人脉。而就在今年9月,他更与另外两人合写了一篇文章,标题是〈美国无法阻止中国崛起:也不该再继续尝试这麽做〉(America Can’t Stop China’s Rise: And it should stop trying,Chan et al., 2023),主张美国不应该再防堵中国的科技发展。言下之意,是希望美国停止科技防堵,让像KAUST这样的机构可以自由与中国合作,而不需担心美国方面的反制。

事实上,美国反制正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──虽然美中冲突看似对他们有利,让他们更有能力吸引中国人才,但却也带来无可忽视的风险,随时可能危及他们辛苦建立的成果。

晶片,最大的问题又是晶片

沙国替KAUST向辉达购买晶片,而辉达是美国公司,必须遵守美国政府的出口规范。沙乌地目前当然不在美国的出口禁令范围内,但中国正是美国要全力防堵的对象,AI更是美国策略里的重中之重。

在这个逻辑下,美国政府绝对不会容忍中国透过後门取得相关的资源与设备,而KAUST的计画恰恰有这样的危险。万一美国将KAUST这样的合作案也列入打击对象,对於沙国来说绝对得不偿失──不但拿不到晶片,还会让他们从美国其他公司取得关键技术变得更加困难。

除了晶片之外,在许多AI相关的关键科技上,美国的地位至今也仍无可取代,尤其是无法由中国取代。举例而言,协助KAUST建立超级电脑的公司是慧与科技(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,是惠普集团一分为二的结果),同样是美国的企业,而慧与也已经公开表达,所有这类的合作都将完全遵守美国政府的出口相关规定。另外,值得补充的是,慧与使用的晶片也来自辉达,所以假使美国真的加紧控制,对KAUST而言将至少会是双重重击。

为此,KAUST也对外宣示,即使与中国有合作,但相关技术、设备与资料都只有研究团队和慧与科技的人员可以使用。这项公开说明的主要目的,显然就是向美国保证沙乌地的这支国家队不会成为中国的後门。至於美国政府是否相信这项保证,之後又会采取怎样的动作,尤其在这几年来美沙互信度不高的状况下,有待进一步观察。


参考文献

  1. Murgia, Madhumita, Andrew England, Qianer Liu, Eleanor Olcott, and Samer Al-Atrush. 2023. “Saudi Arabia and UAE race to buy Nvidia chips to power AI ambitions.” Financial Times.
  2. Kerr, Simeon, Samer Al-Atrush, Qianer Liu, and Madhumita Murgia. 2023. “Saudi-China collaboration raises concerns about access to AI chips.” Financial Times.
  3. Hay, George and Karen Kwok. 2023. “Saudi’s $700 billion PIF is an odd sort of sovereign fund.” Reuters.
  4. Chan, Tony, Ben Harburg, and Kishore Mahbubani. 2023. “America Can’t Stop China’s Rise.” Foreign Policy.

chatGPT怎么安装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